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 遇乐棋牌 > 新闻中心

曾参与马尼拉人质事件的法医 走遍马尼拉寻找干冰防遗体变坏

  加入日期:2019-10-02 15:37    点击量:1862
遇乐棋牌讯:

法医这份工作,非人人都可承受。面对一具又一具待寻求真相的遗体,法医能做到就是帮他们找出真正死因,讨回公道。卫生署法医科高级医生蓝伟文曾处理大大小小令人震惊又心疼的个案,包括1996年嘉利大厦大火、2010年马尼拉人质事件等,每个个案都非常深刻。

卫生署法医科高级医生蓝伟文。(黄建辉摄)

现于富山公众殓房工作的蓝伟文医生于1995年加入法医科,为现时本港14位法医其中之一。入行23年来处理过不少轰动案件,包括马尼拉人质事件。事件中,蓝医生为唯一被港府派往当地的法医。回想整件事,蓝医生说只有一个字:“快!”

整件事发生得十分快,本来我还在家中看新闻,然后出街吃饭,接著便已经开枪,我都意想不到!还想著应该只是威吓而已,没事的…但事情就是发生了。

蓝医生表示事情发生后,卫生署的反应非常快,当时尚未回到家中就已接到“老板”的来电说:“你准备过去(菲律宾)吧!”于是当晚便乘搭凌晨航班飞往马尼拉。他指出,上司给他的指引很清晰──尽量看当地的解剖调查,因为事件始终发生于其他国家,当地有权不让香港医生参与调查:

大家都知未必一定得,始终是别人的国家,他们有管辖权,亦有自己的医生调查事件。

解剖不是比武

蓝医生最后仍被允许到菲律宾国家实验室,观看数个解剖调查,并协助家属运遗体回港,他曾向家属承诺:

咁多位放心,8个朋友(遗体),我一定全部帮你们带回香港。

解剖室。(黄建辉摄)

蓝法医没有在菲律宾参与解剖,最后只留待回港后再复检。他认為,任何地方的解剖,其调查目的都是希望取得信息,解剖不是比武,所以不能说哪方的技术会更好,

纵使我们得到的资料或与菲律宾方有出入,但最重要是大家取得证据,让法庭评论。

不过他提及,如不是第一手解剖,验尸结果或多或少会受影响,例如弹道痕迹打开后,基本上已无法再还原初始状况。

为找干冰走遍马尼拉

说到最印象深刻,他直言是当地的殡仪公司的环境恶劣,因为当地殡仪公司没有冷藏库,要不做防腐,要不就是尽早埋掉尸体。当时他与入境处职员走遍了马尼拉寻找干冰,防止尸体变坏。

当时8具遗体被分送3个不同的殓房,位置尤如香港、九龙、新界,我们的人手又不足,人生路不熟,在马尼拉不停“转”。

结果最后还是找不到干冰,唯有将遗体放在阴凉地方,导致遗体有少许变坏。

法医的成功感

除了轰动全港的马尼拉人质事件,蓝医生又提到入行多年来较有成功感的个案。蓝医生曾经处理一宗轰动全港的枪杀案,其难度在于要判断死者中枪位置的先后次序。

当时死者身上有数个子弹孔,要说出哪里先中枪、哪里后中枪,死者是什么状态,是有难度的。

案件更请来各方面专家,甚至联邦调查局(FBI)提供意见。最后事件水落石出,蓝医生回想自己作的评论,觉得也与真相相近,“中了约8成”,所以颇有成功感。

除了上述的枪杀案,由于香港大型灾难都由香港全个法医科的医生进行解剖,蓝医生都处理过1996年嘉利大厦大火。他指处理火灾案件最重要是帮死者寻回身份,因为遗体被烧,或难以办认,香港法医最后能在短时间内,核对近99%死者的身份,尚算成功。

无法代入家属感受

处理过无数宗案件,可能大家都想知道法医经常面对生离死别有什么感受。但蓝医生认為,作为一名法医,是无法代入和承担家人的悲伤。

家属与死者可能认识了20、30年,而我只是接触了死者约10至20分钟。虽然我可以体会你失去死者的感受,但我不会跟你一样悲伤。

他强调,法医需要明白家属的感受,只是不可以代入、承担家属的悲伤。唯一可做的,就是协助。

做好自己的工作,了解有什么可以帮助到家属,就已经足够。

【更多法医系列报道】

【更多特殊职业的人物故事】

撰文 : 杨宛茜 TOPick记者